力比多学院心理学考研火热招生

力比多学院-心理学之家Libidos | 心理学考研,心理学考研学校排名,心理学考研参考书目,心理学考研科目

当前位置:»心理学考研网 考研英语辅导 考研英语辅导 查看内容

2012年考研翻译必备知识详解

2011-4-28 20:25| 发布者: qweqweqweqwe| 查看: 5662| 评论: 0

力比多学院是专业的心理学培训机构,提供心理学考研|应用心理硕士考研|公共课全程辅导
想了解更多心理学考研资讯,或报名心理学考研辅导,请咨询力比多学院-李老师 力比多学院李老师QQ:2253446843



作为一项复杂的脑力劳动,翻译有时比创作都难,常常让人觉得绞尽脑汁仍难以满意。任何做翻译的人,恐怕都会有过“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感慨。但是,对于考研的学生来说,要在高度紧张的十几分钟内阅读一篇400词的文章并翻译大概150词(5句话),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字斟句酌的。许多考生都觉得:在做翻译时,理解英语已不容易,要用中文表达更是困难。那么,如何才能在考研英语考试中正确地理解英文并将其“准确、通顺、完整”地表达成地道的中文呢?我们认为,对于参加考研的学生来说,除了增加自己的词汇量和文化知识储备之外,还要努力学习一些有关英语句型结构方面的基本知识,这是因为任何英译汉的翻译方法和技巧都是基于对英语句子结构的正确分析和理解基础之上的。任何脱离英语句子结构的翻译都不可能达到“准确、通顺、完整”的翻译标准。所以,对于每位参加考研的考生来说,利用平时的时间认真研究英文的句型结构及其与汉语的区别是做好考研翻译题的最佳捷径,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完全之策。
  一、英语的基本句型(简单句)
  句子都是由一些词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的,这种组合是有一定规律可循的。研究表明,英语语句的规律性是非常明显的,它一般是以动词为核心的。所以,按照英语中的动词的类型(五种,即:不及物动词、系动词、单宾动词、双宾动词和复合动词)可以把英语句型划分为五种基本的句型。
  1.主语+不及物动词 (SV句型)
  【例句】 The girl is crying.
  【译法】 可以直接顺译成汉语。
  2.主语+系动词+主补(SVC句型,“系动词+主补”也合称为复合谓语)
  【例句】 The food tastes good.
  【译法】 可以直接顺译成汉语。
  3【例句】 Mike had finished his homework.
  【译法】 基本上可以直接顺译成汉语。
  4.主语 + 双宾动词 + 间接宾语 + 直接宾语(SVOO句型)
  【例句】 He bought me a book.
  【译法】 大致可以顺译为汉语的双宾语结构。
  5.主语 + 复合动词 + 宾语 + 宾补(SVOC句型)
  【例句】 The professor advised me to read more books.
  【译法】 基本上都可以顺译为汉语的兼语句。
  以上是英语中的五个基本句型,其他的句型都可以看作是这些句型的变体。比如:He put the book on the desk.这句话虽然不能直接归于以上五种句型,但可以把它看作是句型3的拓展。
  二、英语中的复杂句
  (一)并列句
  并列句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简单句并列在一起构成,一般由并列连词、连接副词或逗号、分号、冒号等将各分句连接起来。例如:
  【例1】 The earth is one of the sun’s planets and the moon is our satellite. (连词and 连接)
  【译文】地球是太阳系的一个行星,月亮是我们的卫星。(顺译)
  【例2】 She was very tired, nevertheless she kept on working. (连接副词nevertheless引导)
  【译文】她很累了,但仍然坚持工作。(顺译)
  【例3】 Heavy clouds rose slowly from the horizon; thunder drummed in the distance. (用分号连接)
  【译文】浓云从地平线缓缓升起,远处雷声隆隆。
  上述并列句都是简单的并列句,都由一些简单句构成。如果在其中的任一分句中加入其他的从句成分,就可以变成一个比较复杂的复合句。例如:
  【例4】 While the men worked to strengthen the dam, the rain continued to fall; and the river, which was already well above its normal level, rose higher and higher.
  【分析】这是由两个分句(用冒号连接)组成的并列句,各个分句都有自己的从句,所以是一个复合句。第一个分句中有一个while引导的时间状语从句,第二个分句中有一个which引导的非限制性定语从句。其主干就是:The rain continued to fall and the river rose higher and higher,其他都可以看成是附加成分。
  【译文】 当人们正在加固河堤的时候,雨还在不停地下;河水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水位,涨得越来越高了。
  在实际生活和考试中,这样的语言现象是屡见不鲜的,比这复杂的句子也比比皆是。考研翻译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测试考生理解英语复杂句子结构的能力”。但是,如果考生能够掌握各种基本的句子结构(包括简单并列句和简单复合句),理清它们之间的层次关系,不管多么复杂的句子结构,都可以迎刃而解。这也是本章写作的主要目的。
  (二)复合句
  复合句是由一个主句和一个或一个以上的从句构成。主句是全句的主体,从句必须由关联词引导(有时可以省略),是附属成分,但有自己的主语和谓语部分。例如:When I got there they had left for Shanghai.这句话中主句是they had left for Shanghai,从句是when I got there。
  按照从句在句子中的功能,可以将从句分为三大类:名词性从句(包括主语从句、表语从句、宾语从句和同位语从句)、状语从句和定语从句。
  1. 状语从句
  状语从句的引导词是一种表示逻辑关系的词语,明确表明了主从句之间的关系,可以根据汉语的习惯直接译出,或不译。鉴于状语从句的逻辑关系的复杂性,又是考研的重点,所以后面有专门论述,此处仅举几个简单的例子。例如:
  【例5】 She spoke loudly in order that everyone could hear clearly. ( in order that 是表示目的的关联词)
  【译文】她讲得很大声,以便人人都能听清楚。
  【例6】 Immediately he arrives, I will ask him what happened. (immediately 是表示时间的关联词,相当于as soon as)
  【译文】他一来,我就会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2. 定语从句
  定语从句是英语中最重要、最复杂的从句之一。根据与主句关系的紧密性,定语从句可以分为限制性定语从句和非限制性定语从句。定语从句虽然看起来都是做定语,但有时却与主句存在某种逻辑关系,特别是非限制性定语从句,需要仔细对待,理清两者之间的关系。
  【例7】 Water, which is a clear liquid, has many uses. (which引导的定语从句与主句是并列关系)
  【译文】水是一种清澈的液体,它有很多用途。
  【例8】 We can read of things that happened thousands of years ago in the Near East, where people first learned to write. (where 引导的定语从句与主句有明显的因果关系)
  【译文】因为近东的人们最早学会使用文字,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几千年前发生在那里的事情。
  一般来说,定语从句都是紧跟在其先行词之后的,但有时候定语从句并不紧跟其所修饰的先行词,而是被一些其他的词语隔开,成为隔离的定语从句。这种现象在书面语中很常见,是造成阅读理解和翻译的难点所在,也是考研翻译的重点,要特别留意。例如:
  【例9】A new teacher will come tomorrow who will teach you English. (定语从句不是紧跟在其修饰的先行词teacher之后,而是被will come tomorrow 分割,置于句尾,表示强调)
  【译文】明天有一位新老师来教你们英语。
  对于这样的定语从句,可以依据以下方法来判断:根据先行代词或先行副词来确定先行词。因为先行词一般是名词、代词或相当于名词的词,所以只要在先行代词或先行副词之前找到名词、代词或相当于名词的词,将其代替先行代词或先行副词置于定语从句中便可以验证先行词的真伪。例如:
  【例10】We may define chemistry as the science in which we deal with the chemical change in matter as a result of which it is possible to form a new substance.
  【分析】该句中的两个which都是定语从句的先行代词,第一个代替science,第二个代替哪个单词呢?正常而言,应该是matter,但事实上代替chemical change。如果你将matter置于从句中,没有因果关系(as a result of),所以只能是chemical change。
  【译文】我们可以把化学定义为关于物质化学变化的科学,化学变化可能会形成新的物质。
  【例11】Mike told her the story of the young pilot which I narrated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book.
  【分析】此句中的the young pilot 把which与其先行词story分割开,因为如果先行词是pilot,则不能用which代替,只能用who或that。
  【译文】迈克把我在书本开头讲过的那个关于一位青年飞行员的故事讲给她听。
  此外,定语从句中还有一种较难理解的情况,即:含有一个定语从句的定语从句。这种定语从句被称为复合定语从句,其所含的从句结构多由主语加表看法或意见的谓语动词组成,是整个定语从句的一个组成部分。复合定语从句的主语可以省略,也可以不省略。例如:
  【例12】He is just the type I always knew would attract her. (省略主语的复合定语从句)
  【译文】我一向知道他正是会吸引她的那种类型。
  或:他正是我一向知道的会吸引她的那种类型。
  【分析】该句有三个谓语部分,即一个系表结构、knew和would attract,但没有任何连接词,所以可以判断是省略了两个连接词。仔细研究,可知:I always knew would attract her是一个省略掉主语that的复合定语从句,其中I always knew 应该是that would attract her的一个定语从句,完整的句子应该是:He is just the type that that I always knew would attract her。第一个that既是复合定语从句的先行代词,也是复合定语从句的主语,还是其内部定语从句that I always knew的先行词。因为第二个that在定语从句I always knew中做宾语,所以会省略掉;而第一个that是复合定语从句的主语,也可以省略,但在正式文体中一般不省略。例如:
  【例13】It was a discovery that scientists said could alter their theories about life’s earliest beginnings. (未省略主语的复合定语从句)
  【分析】该句有三个谓语部分,即:一个系表结构、said和could alter,但只有一个连接词that,所以应该省略了一个连接词。经研究,可知that scientists said could alter their theories about life’s earliest beginnings是一个复合定语从句,that是先行代词,也是主语(未省略),还是其内部的一个定语从句scientists said的先行词;同时,由于scientists said的先行代词that在定语从句中做宾语,所以可以省略。
  【译文】科学家们说,那是一项会改变其有关生命最早起源的理论的发现。
  或:那是一项科学家们说会改变其有关生命最早起源的理论的发现。
  3. 名词性从句
  由于主语从句、宾语从句、表语从句和同位语从句在句子中的功能相当于名词,所以一般将其统称为名词性从句。名词性从句所用的关联词基本相同,而且其前一般不用逗号隔开。由于名词性从句的翻译方法各不相同,而且也是考研的重点,所以后面有专门的讲解。此处只做出简单举例。
  【例14】 Where he has surpassed every other English writer is in his unique writing skills. (主语从句)
  【译文】他独特的写作技巧是他胜过其他英国作家的地方。
  或:他胜过其他英国作家的地方在于他独特的写作技巧。
  【例15】 They decided, in view of her special circumstances, that we would admit her for a probationary period. (宾语从句)
  【译文】鉴于她的特殊情况,他们决定给她一段试用期。
  【例16】 Things are not always as they seem to be. (表语从句)
  【译文】事情并不总像其看起来那样。
  【例17】 The suggestion that the new technology be adopted immediately came from the chairman. (同位语从句)
  【译文】立即采用新技术的建议是主席提出的。
  或:主席建议立即采用新技术。
  当然,英语语法浩如烟海,以上的总结仅是最核心的部分,言简意赅的帮助同学理清英语句法结构的脉络,尤其是在考研翻译中的应用。熟知英语语法是考生英语学习深入化的基础,但是在这里不建议考生单纯的学习语法,这样只是纸上谈兵,没有效果不说,枯燥的语法学习还会加重对英语的厌倦与恐惧。建议考生多读一些与考研相结合同时又融合语法讲解的书籍,比如翻译与句型结构相结合,长难句与语法突破相结合,这样的辅导书更有针对性,也更易于考生了解和掌握。
对于考研翻译来说,接触过的考生都知道,它的五句话基本上都是复杂的长句,不但句子较长,而且句式复杂。基础扎实的同学,或许还能理清结构,知道所要表达的意思,但即使如此,要想找到确切的汉语表达方式,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如果考生能够对英汉两种语言之间结构方面的差异有所了解,掌握两者之间的一些转化规律,再假以时日反复练习,做好考研翻译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笔者根据多年的教学经验,结合众多语言学前辈的研究成果,在此总结出英汉语言在结构方面的一些主要差异,相信对各位考生必有所裨益。
   一、英语重形合 汉语重意合
   就整体结构和表达方式而言,英语是一种形合性的语言,而汉语则是一种意合性的语言。英语的句子一般是按照固定的结构和方式来组织和表达的,偏重于形式;汉语的句子则是按照其字词的含义来组合和连接的,表达方式灵活多变,偏重于语意。英语句子之间的关系可以通过时态、标点符号、连接词等表示得一清二楚;而汉语句子之间的关系则要靠句子本身的语意来表现。
   【例1】 Another attempt, and you’ll succeed.
   【译文】再试一次,你就会成功。
   或:只要再试一次,你就会成功。
   【分析】本句是一个由and连接的简单并列句,一般将来时态明确表明了两句间的动作关系。但汉语译文就比较灵活,句子之间的关系主要靠语意来表达,关联词可译(括号内译文)也可不译,习惯于不译。
  【例2】 Now the integrated circuit has reduced by many times the size of the computer of which it forms a part, thus creating a new generation of portable minicomputer.
   【译文】现在集成电路成了计算机的组成部分,使计算机的体积大大缩小,从而产生了新一代的可携式微型计算机。
   【分析】本句是由一个主句、一个定语从句和一个分词状语组成的主从复合句。主句用现在完成时,定语从句用一般现在时,再加一个由thus连接的现在分词短语作状语,通过时态、逗号、关联词和现在分词短语把各句之间的关系表达得非常清楚。而汉语则在对各句简单陈述的基础上,通过调整语序和运用“使”、“从而”的词意把各句之间的层层递进的因果关系表达出来。
   掌握“英语重形合、汉语重意合”的差异是做好英汉互译的核心。英译汉时,要尽量在理清英语各句关系的基础上,打乱其原有的句式结构,按照“汉语重意合”的表达习惯和方式,重新组织句序;相反,在汉译英时,要把汉语各个分句的关系尽量用连接词、时态和标点符号等予以表示,最后按照英语的表达习惯组合成复杂的句子结构。例如,众所周知的,虽然“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了)这句典型的中式英语也广为接受,但它是不符合英语表达习惯的,是典型的不顾英语语法和句型结构的误译。其实,按照英语的语法结构,应该这样表达:It’s a long time since we saw.
   此外,在做英译汉时,要尽量避免“翻译腔”。所谓“翻译腔”,就是指英文的意思虽然勉强能懂,但直译或硬译的痕迹到处可见,“洋味”太重,可读性太低。究其原因,一是实践较少,经验不足;二是语言能力有限,重形式而轻内容,没有掌握英汉两种语言的基本差别和一些必要的翻译技巧,见到什么就翻译什么。
   【例3】 When a representative exceeds his allotted time, the President shall call him to order without delay.
   【译文】(翻译腔)当一位代表超过他的分配时间,主席将告诉他命令,不要推迟。
   (改进)(如果)代表发言超过规定时间,主席应督促他遵守规则。
   【分析】该句是一个when引导的主从复合句,看似一个简单的“主将从现”句,但却不能直译成汉语(如第一句译文)。When 从句其实表示一种假设,如果直译成“当……时候”,就没有表达出原句的逻辑关系;his这样的形容词性物主代词翻译成中文时可以不译;shall是个情态动词,不是将来时;order是名词,表示“规则”,不能硬译为“命令”。
   二、英语句长复杂 汉语句短简练
   英语是一种形合性的语言,注重句子的结构,句与句之间可以靠标点符号、连接词、介词等衔接而无限扩展,往往一句话可以包含多个意思,是一种“树形结构式”的语言。但是,汉语则相反,它是一种意合性的语言,句与句之间的关系主要通过字词的语意来表达,一句话一般只能表达一个意思,是一种“竹形结构式”的语言。这种长短句之间的转化正是英译汉的难点,所以考研的翻译也主要是考查学生翻译英语复杂长句的能力。例如:
   【例4】 Plastics is made from water which is a natural resource inexhaustible and available everywhere, coal which can be mined through automatic and mechanical processes at less cost and lime which can be obtained from the calcinations of limestone widely present in nature.
   【译文】塑料是由水、煤和石灰石制成的。水是到处可以获得的、取之不尽的一种自然资源;煤可以通过自动化和机械化来开采,成本较低;石灰可由煅烧自然界广泛存在的石灰石而得到。
   【分析】原文是一个典型的英语复杂长句,由42个单词组成,全靠一个逗号和几个连词结合成一个多层次的、内容丰富的句子。主句的主干是:Plastics is made from water, coal and lime; water, coal和lime之后各有一个定语从句,其中的后两个定语从句还是被动语态。所以,按照汉语的表达习惯,翻译时要化整为零,可以把主句和各个定语从句分开译成短句,其中的一些状语比如at less cost也可以单独处理成短句。
   因此,在英译汉时,遇到复杂的长句,首先要有耐心地分析句子成分,抽出主句和从句的主干,将其翻译成独立的分句;其次,一些状语,比如分词短语、介词短语等,也可以译成短句;最后,按照汉语的表达习惯,将这些分句连接起来。
   三、英语多被动语态 汉语多主动语态
   尽管英语和汉语中都存在被动语态,但相比较而言,英语更喜欢使用被动语态,特别是在一些正式的书面文体中,比如科技英语、医学英语等。有时,汉语也会经常使用一些由“被”引导的被动句,但是更多的时候是用主动表被动,比如由“让”、“给”、“由”、“据”等词语表达的句子。所以,在英译汉时,要尽量把英语的被动句翻译成汉语的主动句,尤其是一些习惯的表达方法,比如:it is said that…(据说……),it is generally considered that…(大家普遍认为……)等这些约定俗成的习惯用法。一般说来,可以把英语句子的主语变成汉语句子的宾语,再将被动语态部分翻译成主动;如果英语句子有by引导的施动者,将其译为汉语的主语;如果没有,则可不要或根据需要予以补充。
   【例5】 It was still thought unusual in some places that programs could be called up by viewers to be displayed on their TV screens at home.
   【译文】有些地方的人们仍然认为,观众打电话要求在自己家里的电视屏幕上播放节目是一件不平常的事情。
   【分析】原文中有三个被动语态形式was thought, could be called up, to be displayed, 都译成了汉语的主动语态:“认为”、“打电话”和“播放”。其方法是:it was thought that…,按照汉语习惯,补充了主语,译为“人们认为……”;could be called up,将by后施动者viewers译成主语,被动部分译成主动;to be displayed译成主动修饰programs。
   【例6】 New actions must be taken to prevent air pollution.
   【译文】必须采取新行动来阻止空气污染。
   【分析】原文是一个简单的不需要指明施动者的被动语态,所以直接将主语变成宾语,被动语态部分翻译成主动就可以。
   此外,在有些情况下,英语中的被动语态翻译成汉语的主动语态和被动语态都可以。例如:
   【例7】 The famous hotel had been destroyed by the big fire.
   【译文】大火把这家著名的旅馆毁掉了。(主动)
   这家著名的旅馆被大火毁掉了。(被动)
   【例8】 She was caught in the downpour.
   【译文】她淋雨了。(主动)
   她被雨淋着了。(被动)
   四、英语重心在前 汉语重心在后
   英汉两种语言的逻辑思维有明显的不同:英语往往是“开门见山”,先表明结论,再进行论证、描述或讲述事实,也可简单概括为“先果后因”,即重心在前;汉语则习惯于“循序渐进”,往往按照事情的发展顺序,由事实到结论或由因到果进行论述,可以简单归纳为“先因后果”,即重心在后。
   在英译汉时,我们要注意这种逻辑思维上的差异。具体地,在正确理解英语原文逻辑关系的基础上,打乱英语的句子结构,按照汉语思维逻辑的表达方式重新安排句子的语序。例如:
   【例9】 Mr. Smith was arrested when he himself was not aware that crime he had committed.
   【译文】史密斯先生自己还不知道犯了什么罪,人家就把他逮捕了。
   【例10】 Everybody here has a chance to study unless he doesn’t want to.
   【译文】除非自己不愿意学,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学习的机会。
   【分析】上面的两句话中各有一个从句:时间状语从句和条件状语从句。按照英文的习惯,这两种从句一般位于主句之后,以突出主句的重要性,也就是重心在前;但是,汉语习惯按照时间顺序、事件的因果关系等来表达,即重心在后。所以,遇到翻译状语从句时,一定要注意两种语言思维逻辑表达的差异性,对句子的语序作出必要的调整。
   再如,比较复杂的句子:
   【例11】 However,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has been found necessary from time to time to ensure that economic opportunities are fair and accessible to the people, to prevent flagrant abuses, to dampen inflation and to stimulate growth.
   【译文】然而,为了确保人人均可获得平等的经济机会,防止公然的不正当行为,抑制通货膨胀并刺激经济增长,人们发现政府的干预常常是必要的。
   【分析】如果按照原文的语序来翻译,恐怕各位读者都不知所云。该句虽长,但只有一个主句和一个从句。主句是被动语态,需要翻译成汉语的主动语态,并加主语;to ensure与其后的to prevent, to dampen和to stimulate是四个并列的目的状语,可译成汉语的四个并列分句;最后,再按照汉语逻辑思维的方式重新调整原文的语序。
   五、英语注重省略 汉语注重补充
   尽管英语句子是按照一定的规律组合起来的,可以一目了然地知道其结构,但英语也习惯于使用省略。一方面,省略是为了简洁,避免重复;另一方面,由于英语句子结构严谨,即使省略一些成分,也不会妨碍其意义的表达。然而,这对于英语为非母语的中国学生来说,却带来了理解和翻译表达上的困难。这主要是因为:一方面,对英语逻辑思维和表达方式缺乏必要的了解;另一方面,习惯于汉语意合性语言的表达方式,讲求词语的均衡与对称,喜欢使用排比式的词汇,往往是越表达越觉得意犹未尽,也越想补充说明。所以,在英译汉时,一定要注意英汉各自的用词习惯。
   在分析英语句子结构,特别是遇到非正常的结构时,一定要考虑是否存在省略现象。尽管英语的省略现象普遍存在,几乎所有的成分都可以省略,但是它的省略却具有一定的规则:省略部分一定在其之前出现过,或者是一些语法上的省略,比如定语从句中先行代词做宾语时、虚拟语气中if的省略等等。例如:
   【例12】 Everybody has a responsibility to the society of which he is a part and through this to mankind.
   【译文】每个人都对他所属的社会负有责任,并且通过社会而对人类负责。
   【分析】本句虽短,但是and 后的成分不好理解,因为它省略了一些成分。如果没看到这一省略,就不能理解原文的含义,更会译出难懂的中文:每个人都对他所属的社会负有责任,并且由此走向人类。(每个人不是都属于人类吗?怎么又走向人类呢?)其实,该句是在this后省略了前面出现的“everybody has a responsibility ”(符合省略的规则),this指“the society”。所以,根据汉语习惯,将其补充完整,即可得到正确的译文。
   【例13】 I kept going back to the nightmare at odd times during the day, then at night when I was being put to bed.
   【译文】我白天不时想到那个噩梦,晚上临睡时也会想到它。
   【分析】原文为省略句,否则then后面就没有主句,难以理解。据此,可知省略成分为:I kept going back to the nightmare at odd times (at night)。译成汉语时,要对省略成分重复,即“也会想到它”。
   尽管在大多数的英汉翻译中需要将省略的成分补充完整,但如果不影响汉语的表达习惯,则也可以省略。例如:
   六、英语多抽象词 汉语多具体词
   与汉语比较而言,英语表示状态或抽象概念的抽象名词较多。在英译汉时,如果直译后不能表明汉语所要表达的具体意思,常常需要通过增词翻译或者改换说法的方法,把这些抽象名词具体化。尤其对于通过加后缀形式构成的名词,更应该根据具体语境予以补充翻译。例如:commercialization (商业化情况/形势)、independence(独立性)、unemployment (失业现象)、ignorance (愚昧状态)、loyalty(忠心程度)等等。
   【例14】 They wanted a generation of Americans conditioned to loyalty and duty.
   【译文】他们希望把下一代美国人训练得忠于祖国,恪尽职守。
   【分析】原句是一个单句,很好理解,难点在于不好处理loyalty和duty,直译成“忠心和职责”,觉得别扭。因此,需要根据上下文增加一些词汇,使其含义具体化。
   【例15】 I bought the thinnest vestments I could find, also a heavy one with a warm top coat, because I would encounter extremes of weather.
   【译文】我知道我会碰到最冷和最热的天气,所以我买了一套我能物色到的最薄的衣服,还买了一套带有暖和大衣的厚衣服。
   【分析】本句结构简单,有一个主句和两个从句构成:定语从句和原因状语从句,难点在于对extremes这个抽象名词的翻译,能直译成“极端”吗?显然不行,但它也的确是这个含义,所以需要做一些转化处理,天气的极端不就是“最冷和最热”吗?
七、英语多替换 汉语多重复
   学过英语的人都知道,英语的同一个意思有多种表达方式,可以通过不同的词或短语来表达,比如表达“我认为”,可以用as far as I’m concerned, in my opinion, I think,I believe等;也可以通过词性变化或句型变化来表达,比如表示“……很重要”,可以用句型“it is important to do sth.”或“sth. is of great importance”等;还可以通过使用代词来变化表达形式等等。但是,汉语的替换表达形式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了,汉语对同一个意思的表达一般多使用重复的方法,所以许多英语的替换表达形式翻译成汉语时要予以重复。例如:
   【例16】 He hated failure; he had conquered it all his life, risen above it, and despised it in others. (代词替代:it 替代failure)
   【译文】他厌恶失败,他一生中曾战胜失败,超越失败,而且藐视别人的失败。
   【分析】英语中对再次出现的词语,一般使用代词来替代;翻译成中文时,要找出具体的替代对象,并对其进行重复。
   【例17】 If the greenhouse theory is correct, the earth’s temperature will rise until the amount of radiation emitted from the planet is equal to the solar energy it absorbs. (同义词替代:the earth与the planet同义)
   【译文】如果温室效益理论正确,地球的温度将会升高,直到它所辐射的射线量与它所吸收的太阳能量相等时为止。
   【分析】planet (行星)的含义比earth(地球)大,但两者有所属关系。根据上下文可知,此处的planet就是指“地球”,再次出现时又用“it”替代。
   八、英语多代词 汉语多名词
   英语的代词种类繁多、应用广泛,不仅有人称代词(具有主格、宾格和人称变化)和物主代词(名词性物主代词和形容词性物主代词),还有疑问代词(what、who、whom等)、关系代词(that、which等)、不定代词(few、others、any等)等等。为了避免重复,英语句子对再次出现的名词普遍使用代词替代,这是英语代词的基本用法之一。尽管汉语也有代词,但由于句子较短,结构松散,代词太多会造成歧义,所以汉语中代词的运用不如英语那么频繁。然而作为一种意合性语言,汉语喜欢较多地使用名词,这样可以使语意更加清楚,不会造成歧义。因此,英译汉时,首先在理解英语句子结构时就要明白代词的具体指代,如果某个代词前面有几个可能的替代时,一定要仔细筛选:其次,在表达时尽量还原出具体的指代对象,不要简单地重复代词。
   【例18】 Our friends were obviously quite disturbed by the attitude of those in the country who is thought to misrepresent the arguments of the experts and reject them out of hand.
   【译文】国内有些人企图歪曲专家们的论点和对这些论点轻易加以批驳,这种态度令我们的朋友深感不安。
   【分析】该句中的代词them是替代experts呢还是替代arguments呢?稍加分析,可知应该是替代arguments,翻译成中文时需要将其还原。如果直译成他们,就会模棱两可,难以理解。
   【例19】 Having reviewed various technical possibilities, I would now like to comment on the dangers that might be presented by their fulfillment and to compare these with the consequences of efforts to prevent this development.
   【译文】在分析了技术上的可能性之后,现在我想对这些可能性如果变成现实而可能带来的危险谈些看法,并对这些危险和竭力阻止这个技术发展所带来的后果做些比较。
   【分析】原文中有三个代词their, these和this。如果只是含糊地直译出来,很难理解原文的意思。首先,their是指代其前面的复数,从形式上看,dangers和possibilities都有可能;但从与fulfillment的搭配来看,只能是possibilities,因为只能是“实现可能性”,而不能是“实现危险”。其次,these也可能是指代dangers和possibilities,但根据原文compare these with consequences of efforts to prevent this development可知,这两种比较只能是阻止this发展的做法带来的后果和this发展的危险之间的比较,而不能是后果与可能性之间的比较,所以这里的these应该指代dangers。最后,this是指代前面的某个单数形式,根据上下文语境及与development的搭配可知,这个this只能是指“某种技术”。
   九、英语结构紧凑 汉语结构松散
   英语句与句之间的结构很紧凑,虽然看上去错综复杂、富于变化,但事实上,各句之间都由一些表明逻辑关系的连词或介词等有序地组织在一起,是一个含义丰富但结构有序的统一的整体。而汉语则喜欢使用短句,句与句之间的结构也比较松散,主要靠各句本身的意义来衔接。所以英译汉时,应该尽量把英语的紧凑结构翻译成汉语的松散结构,把并列句或从句译成汉语中的单句,通过句子本身的意义来表示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例如:
   【例20】 Behaviorists suggest that the child who is raised in an environment where there are many stimuli which develop his or her capacity for appropriate responses will experience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译文】行为主义者认为,如果一个儿童在有许多刺激物的环境中长大,而且这些刺激物能够发展其作出适当反应的能力,那么这个儿童将会有更高的智力发展。
   【分析】原文由一个主句和四个从句组成,主句是behaviorists suggest that,宾语从句是child will experience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三个定语从句分别是:who is raised, where there are many stimuli和which develop his or her capacity,三者是层层相套的关系。对各句独立翻译后,如何处理定语从句与主句间的关系是重点。本句中的who引导的定语从句其实是对先行词的条件性限制,可以按照这种逻辑关系译成条件状语从句;Where引导的定语从句直接译成定语,修饰限定environment;which引导的定语从句则单独翻译,与who引导的定语从句并列,表示条件关系。这样,就在对原文紧凑结构的正确理解下,使译文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读起来非常通顺。
   【例21】 Behaviorists, in contrast, say that differences in scores are due to the fact that blacks are often deprived of many of the educational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advantages that whites enjoy.
   【译文】相反,行为主义者认为,成绩的差异在于黑人往往被剥夺了白人在教育及其他环境方面所享有的许多有利条件。
   【分析】原句由一个主句和三个从句组成,基本上可以按照原文的顺序翻译。但是,在翻译that引导同位语从句时,其引导词不必译出,因为后面的内容就是fact,没有必要再重复,这样不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
   总之,将英文紧凑结构转化为汉语松散结构的原则就是:在不影响原文意思完整的情况下,尽量将各分句或独立的成分译成汉语的分句,并借助语意而不是连接词来衔接各句的关系,使其表达尽量符合汉语的表达规范。
   十、英语重综合 汉语重分析
   英语是一种综合性的语言,主要表现为词的形式曲折多变。比如动词有过去式、过去分词、现在分词等多种形式,而且各种形式的含义和时间概念清楚明了。但是,汉语则是一种分析性的语言,句子之间的时间关系主要靠一些助词来表达,比如“着”、“了”、“过”等。因此,英译汉时,对于英语中词形、时态、语气等表示时间概念的范畴,要灵活地转化为汉语中的一些助词或表示相应含义的词语。例如:
   【例22】 During the wartime, years like these would have meant certain death for many people. Many would have become beggars and others would have been compelled to sell their children.
   【译文】战争期间遇到这样的年景,许多人肯定会死去,许多人会逃荒要饭,许多人会被迫卖儿卖女。
   【分析】原句中的would have done形式表示一种对未发生事情的猜测、可能性,可译成汉语的“会……”。
   【例23】 Thus finishing his homework, Mike bravely asked his mother to let him go out and play football.
   【译文】由于完成了作业,迈克大胆地要求妈妈让他出去玩足球。
   【分析】原句中的finishing是finish的现在分词,既表示主动,又表示动作发生在主句的动作之前,所以要译成汉语的“完成了”,以表明时间先后顺序。
   十一、英语好静 汉语好动
   英语喜欢使用静态表达,经常用一些施动性的名词(由动词转化而来的,比如learner, employee, beginner等)代替动词。这样,不仅句式灵活多变,而且结构紧凑、逻辑性强。中文则喜欢使用动词,句短简练,生动活泼,看起来结构松散,但句句有力,动态十足。因此,在翻译英语系表结构或一些动词转化的表施动者的名词时,可以考虑翻译成汉语的动态结构或动词形式。例如:
   【例24】 She is a good beginner in computer.
   【译文】她刚学电脑,很出色。
   【分析】这是一个典型的系表结构,如果直译成“她是一个很好的电脑初学者”,虽然意思清楚,但不符合中文习惯。所以,可以将beginner译成动词“刚学”,将整句译成表动态的中文短句。
   【例25】 The computer is a far more careful and industrious inspector than human beings.
   【译文】计算机比人检查得更细心、更勤快。
   【分析】这是一个带有比较级的系表结构,如果直译成“电脑是比人更仔细、更勤快的检查者”,看似表达完整,但不符合中文表达习惯,而且意思含糊不清。所以,根据汉语好动的表达方式,可以将inspector译成动词“检查”,这样既传达了原文的意思,又符合汉语表达习惯,可谓无可挑剔。
   十二、英语重物 汉语重人
   无论从主语还是从句中的其他部位来看,英语句子都比较“重物而轻人”,重客观而轻主观;相反,汉语则较多地“重人而轻物”,重主观而轻客观。汉语多以表“人”的词做主语,英语多以表事物的词做主语。因此,英译汉时,常将表“物”的主语改为表“人”的主语。例如:
   【例26】 There was something wild, even a little aimless, about this pacing up and down, a kind of clue as to the chaos of his thoughts.
   【译文】他这样来回踱步显得狂躁,有点儿茫无目的,看得出来他思绪一片混乱。
   【分析】本句是英文的there be句型,主语应为something,直译成汉语难以理解。通过句子分析,可知这些动作或状态都是由“他”发出的,所以根据汉语表达习惯,可以用“他”做译文的主语,这样既忠实于原文,又通顺流畅。
   除了主语之外,从句子其他部位的视角来看,英语同样是“重物轻人”,汉语则“重人轻物”。例如:
   【例27】 Two weeks later, a fifteenfoot fence with angled rows of barbed wire at the top prevented farther unauthorized access to the crane.
   【译文】两周以后,在这座起重机周围竖起了一圈尖桩铁丝网,周长15英尺,防止任何人未经许可登上这座起重机。
   【分析】原文可谓只见物不见人,没有一个人出现,符合英文的表达方式。但是,根据汉语的习惯,应该将unauthorized access译成“未经授权/许可的人登上”,以明确prevent的对象,否则难以理解。
   总而言之,以上十二条是英汉两种语言在逻辑思维和表达方式上的一些明显区别,也是掌握好英汉互译的必要前提。只有抓住这些区别,依据各自的特点,在翻译实践中反复练习、体验,才能找到英汉翻译的一条捷径。其实,考研英语看似难,但只要抓住命题规律与核心,掌握一定的技巧和方法,做好考研翻译还是不难的。考生可以参照《考研英语高分策略——翻译与句型结构专项特训》一书里讲到的大量翻译技巧,再结合其中的模拟题实战演练,相信短时间内会有很大的收获,不仅对考研应试,对整个英语学习的翻译水平乃至语法水平都会有极大提高。
翻译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脑力活动,涉及文化、知识、思维、表达和经验等多个层面。它不仅要求译者拥有丰富的知识储备、熟悉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具备完善的表达技巧和长期的翻译实践,而且要求译者拥有善变的能力。译者既不能脱离原材料,但又不能局限于原材料;既能进行英语思维,又能运用汉语思维;表达既要忠实于英文,又要符合汉语习惯;译文既能传形,又能传神。所以,对于任何译者而言,英译汉时,只能做到更好,绝对不能做到最好;只能尽量避免错误,绝对不可能不犯错误。而考研翻译,要求考生在有限的时间里读懂一篇400词左右的文章,并将其中5个划线部分共计约150词的英文译成汉语,还要求译文准确、完整、通顺,这对参考的多数并未进行过专业翻译训练的考生而言,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出现错误更是在所难免了。
  由于各位考生自身素质参差不齐,考研翻译中的错误也可谓千奇百怪、错综复杂,从思维到表达、从句意到词意,各种错误真是应有尽有,难以一一陈述。误译,主要是由于译者没有理解英语原文的真实意义,不能根据上下文正确推断词语的含义造成的。归纳起来看,考生的误译主要源于以下几个方面:缺乏文化背景知识,不懂句子结构,误解逻辑关系和词不达意,等等。
  一、缺乏文化背景知识
  语言与文化是密不可分的孪生体,没有不受文化影响的语言,也没有不用语言传播的文化。无论是在英译汉还是汉译英的实践中,无论是在日常交往还是正式场合,由于缺乏对英美文化的了解而造成的误译比比皆是,常常会闹出笑话,甚至因此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矛盾和损失。比如:
  【例1】 Television has changed the importance of issues. It can be argued that since the 1960 presidential debates we have elected people, not platforms.
  【译文】电视已经改变了政治见解的重要性。可以证明,自从1960年以来的总统选举中,我们选择的是人,而不是政治纲领。
  【分析】Platform一词的原意是“讲台、讲坛”,但经常被引申用来指美国各党的“竞选纲领”,这是因为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代表美国两大党派竞选的候选人都要在讲坛上阐述各党的竞选纲领。如果将这里的platform简单地译为“讲台”,就会产生误译,表明对美国大选缺乏一定的了解。
  【例2】 The blue chip 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 too, although down 12% form its all time high, was broadly back to its November value.
  【译文】汇集绩优股的道琼斯工业指数虽然从历史高点下跌了12%,也大幅回升到了去年11月份的价位。
  【分析】原文中的blue chip字面意思是“蓝色的筹码”,源自扑克牌游戏;在证券市场上,它是指股市中那些业绩优良的绩优股,比如IBM、GM等在股市上表现良好的上市企业,他们的股票通常都是投资者所青睐的。尽管可以按照字面意思直译成“蓝筹股”,但意译成“绩优股”意义更为明显。
  【例3】 Suddenly, being wined and dined was considered insulting, part of the male conspiracy to keep us (female) in our places, so we got out our chequebooks and went Dutch.
  【译文】突然间,让男人请去饮酒进餐被认为是一种侮辱,认为这是男人们让我们安分守己的阴谋,所以我们拿出自己的支票簿,各付各的账。
  【分析】go Dutch是指美国社会中的一种付账现象,也就是在越来越多的社交活动中,人们在付账的时候通常采用各自付账(AA制)的形式。这主要是受妇女解放运动影响而形成的一种社会文化现象:越来越多的女性追求独立,不再依赖男性付账,而采取各种付账的形式。
  所以,了解英美语言国家的文化,是一个英汉翻译者的必修课。对于考研的学生来说,出国体验这种文化是不现实的,但不能因此就因噎废食,相反,要从实际出发,利用各种现实途径,通过报纸、网络、书刊杂志来积极了解英美文化,在努力实现考研奋斗目标的同时,切实提高自己的翻译、表达和跨文化交往的能力。
  二、不懂句子结构
  要成功翻译一篇英文文章,既要对英语原文理解正确无误,又要把汉语表达得流畅通顺。但在这两者中,正确理解原文既是起点也是关键。而要做到正确理解原文,就需要有扎实的英语语言基础,特别是英语句型结构知识和正确分析英语句子结构的能力。分析英语句子结构,是理解英语句子含义的基础。许多考生反映,一看到长句就恐慌;再加上几个不认识的单词,直接就发懵了,根本不知道原文讲什么,所以只能认识几个单词就翻译几个单词,写出的译文自己都不知所云。这怎么能得高分呢?下面我们来看几个结构比较复杂的句子:
  【例1】 My point is that the frequent complaint of one generation about the one immediately following it is inevitable.
  【译文】我认为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抱怨是难免的。
  【分析】原句虽短,但要正确分析句子结构也不容易。由于受inevitable惯用法的影响,很多人可能直接将it is inevitable 看作一句话,这样就没有正确分析句子结构,结果必将影响到翻译的质量。事实上,这句话的主干是my point is that the complaint is inevitable, it是following的宾语,指代one generation。另外,本句也要注意complaint…about的用法和the one 的指代(the one generation)。
  【例2】 In reality, the lines of division between sciences are becoming blurred, and science again approaching the “unity” that it had two centuries ago—although the accumulated knowledge is enormously greater now, and no one person can hope to comprehend more than a fraction of it.
  【译文】尽管现在积累起来的知识要多得多,而且任何个人也只可能了解其中的一小部分,但事实上,各学科之间的界限却变得模糊不清,科学再次接近于两百年前那样的“单一整体”。
  【分析】原文破折号前有两个连接词,但只有两个主谓结构,所以可断定有部分谓语省略(…science is again approaching…);it 代替science。破折号后句子完整,it代替knowledge。翻译时,根据汉语表达习惯,先译让步状语从句,再译并列主句。
  三、误解逻辑关系
  在正确理解原文句子结构的基础上,如果局限于原文的句子结构,没有真正弄懂各句之间的逻辑关系,也会造成误译。这是因为,英语中的许多连接词本身就有不同的含义,比如as,既可以引导原因状语从句,也可以引导时间状语从句和定语从句,还能和其他词构成新的引导词和短语等;而且某些连接词引导的从句的表面逻辑关系与实际逻辑关系并不相同,比如所有的定语从句看起来都是作定语,但实际上有时却从原因、结果、目的或条件等方面对被修饰词加以限定,所以为了更确切地表达这种逻辑关系,往往将一些定语从句译成相应的状语从句。另外,在正义反说或反义正说方面,还有对状语是修饰限定动词还是整句话,某些词语是作状语还是作定语,或者是否存在否定转移的理解等,都可能造成逻辑关系的误译。例如:
  【例1】 In our travels, we didn’t find the power of women as pervasive in the communes as in the cities.
  【译文】在旅行中,我们发现妇女在公社中的影响不如她们在城市中的影响那样广泛。
  【分析】这是明显的否定转移,句中实际否定的部分是not so pervasive in the communes as in the cities,而不是如原文所看起来的那样否定find。
  【例2】 The composer began his musical career as a violinist.
  【译文】(误)作曲家开始了小提琴手的音乐生涯。
  (正)作曲家是以拉小提琴开始他的音乐生涯的。
  【分析】本句中的as a violinist, 从形式上看,既可作状语,也可作定语,修饰began。那么,它到底是状语还是定语呢?从语法上很难分析清楚,这时要借助于语义,从逻辑关系来判断。如果是作定语,那么应该译为“作曲家开始了小提琴手的音乐生涯”,这不合逻辑:既然是“作曲家”,那么就算是音乐人士了,怎么能“开始小提琴手的音乐生涯”?所以,只能是作状语,应该翻译成“作曲家的音乐生涯是以拉小提琴开始的”,或者“作曲家是以拉小提琴开始他的音乐生涯的”,这样才符合逻辑。
  【例3】 Now some merchants have been exposed to the charge that they reserve their soya beans with ulterior motives.
  【译文】(误)现在有些商人已经收到他们储存大豆有其不可告人目的的指责。
  (正)现在有些商人已经被指责,说他们储存大豆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分析】该句中的that从句不是charge的定语从句,而是它的同位语从句,因为that在从句中不做任何成分,不符合定语从句的用法,所以that不是关系代词,只能是连词,引导的是charge的同位语从句,说明charge的内容。因此,应该翻译成“……被指责,说……”,这样就理顺了原文的逻辑关系,从而使译文更加忠实通顺。
  四、词不达意
  英汉两种语言,除了一些专有名词之外,几乎没有绝对等值的词语,主要是因为两种语言中的词汇都普遍存在一词多义、一词多类的现象。正如一位语言学家所说:“在新的上下文里使用的每一个词都是新词。”正是词的这种多义性和变义性,决定了对英语词义的理解及其汉语表达是英译汉的难点所在。所以,对于英译汉中每个词语的翻译都需要仔细斟酌,不可轻易凭经验而译。英语中有这样两句话:“You know a word by the company it keeps.”(理解一个词要看它的搭配关系)和“No context, no text.”(脱离上下文,就不能正确地理解词义),讲的就是理解词的方法。换句话说,就是要根据上下文和搭配关系来理解词义。
  因此,在翻译一个词时,看到的绝不应该仅仅是这个词本身,必须充分考虑它在上下文中所处的地位以及与其他词的搭配关系,孤立的译词是下下之策。实际上,从事过翻译的人都会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感觉,一个词在上下文中的实际词义往往在词典中找不到字面的对应词。所以,在英译汉时,要遵循“译词看句子”的基本原理,既遵守词义理据,又能融会贯通,通过灵活善变的思考,把握每个词的种种含义,做到求义于词典而又不拘泥于词典。
  下面从对词义理解有重大影响的几个方面来简单说明一下译词时可能存在的误译情况:
  (一)一词多义
  词的含义是复杂的,它不仅有直接的、表面的、一般的意思,还有引申的、内涵的、特定的含义。这是语言的共性,英语尤其如此。学过英语的人都知道,随便翻开英语字典,几乎每个词都有多种含义,有的甚至有几十个意思,错综复杂。例如take就有将近二十个意思,除了“获得”之外,还可以表示“除去”、“携带”、“需要”、“花费”、“对待”等等,而且这些词意之间有的并无多大关系,甚至意思完全相反,更不用说由它组成的各种短语了。因此,如果只记住某个单词最常见的几个基本意思,便不分场合地死搬硬套,往往就会使译文生硬难懂,甚至歪曲原义。所以,译者必须要做到谦虚谨慎,即使是对极其简单的词语或词组构成的句子,也必须要根据上下文的语境来确定词义,切不可想当然,任凭经验翻译。事实上,越是由简单词语或词组构成的句子越难理解,更难翻译,所以更需小心谨慎。例如:
  【例1】 The set of equipment is quite late arrivals for doctors to use.
  【译文】(误)这套设备是供医生使用的很晚到达的东西。
  (正)这是供医生使用的一套新型设备。
  【分析】该句中有一个常用的多义词late,它有“迟到的、最近的、最新的”等意思。很明显,该句中只能选“最新的”,而不能选“迟到的”。否则,含义不明,令人费解。
  【例2】 Unhappily,this plentiful general literature about interviewing pays little attention to the journalistic interview.
  【译文】(误)不幸的是,有关面试的大量普及文学不大涉及新闻面试。
  (正)不幸的是,有关面谈的大量一般性文献专著较少涉及新闻采访这个领域。
  【分析】原句中没有生词,但须注意一词多义现象。literature一词有两个意思:一是“文学”,二是“关于某一学科或专题的文献”。根据上下文,literature应该译为“文献”,而不是“文学”。此外,interview也是常见词,意思是“采访、面试(名词和动词)”。根据上下文,应将interviewing译为“面谈”,将“journalistic interview”译成“新闻采访”比较妥当。
  (二)一词多性
  词性也会影响词汇的词义,同一词汇也会因词性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含义。在英语中,一词多性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例如单词well,作为名词讲是“井”的意思;作为动词,则作“涌出、流出、涌流”解;作为副词,则意义更多,有“好意地、彻底地、非常、恰当地”等意思;作为形容词,又作“健康的、令人满意的”解;作为感叹词,用于表示惊讶、疑虑、接受等。此外,同一词性还会因其形式不同而词义各异。一般来说,同一名词可能会因其可数与不可数、抽象与具体之分而具有不同含义。例如manner,意为“方式、习惯、态度”,其复数形式manners则表示“礼貌、风俗”。所以,译者在翻译词语时,还要注意词形对词义的影响,以免误译。例如:
  【例1】 All members of the party were dead against the war.
  【译文】(误)全体党员都因反对战争死了。
  (正)全体党员都坚决反对这场战争。
  【分析】翻译本句的关键在于对dead词性的理解,如果看作是形容词,就会误译成“全体党员都因反对战争死了”。事实上,这里的dead是副词,修饰限定介词短语against the war,意思是“完全地”,可译为“坚决”,而be against the war才是真正的系表结构。
  【例2】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electronic computer, there is no complicated problem but can be solved in a few hours.
  【译文】(误)由于引进了电子计算机,没有复杂的问题,但是在几个小时内被解决。
  (正)由于引进了电子计算机,没有在几小时内解决不了的复杂问题。
  【分析】此句的关键是对but词性的理解,but除了做连词(但是)、介词(除了)之外,还可以用作关系代词,引导定语从句。但是,应特别注意but虽然形式上是肯定的,意义上却是否定的,相当于that/which引导的与其反义的定语从句。本句中,如果将but理解为介词,则结构不对,其后不能跟动词;如果将but理解为连词,语义不通;此处的but是关系代词。本句可以用that引导的定语从句进行替换: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electronic computer, there is no complicated problem that cannot be solved in a few hours. 再如There is no rule in English but has exceptions. (英语中没有无例外的规则。/英语中,凡是规则都有例外。)
  (三)词意褒贬
  英汉词汇都具有一定的语言色彩,有贬义、褒义和中性之分。英译汉时,词的感情色彩不能像词性那样,可以根据上下文语境和汉语表达的需要进行转译,而是必须根据原文的精神来翻译,也就是说,中性词必须译成中性词,褒义词必须译成褒义词,贬义词必须译成贬义词。但是,英汉两种语言词汇的感情色彩并不存在直接对等的关系,这就造成了英译汉遣词造句上的另一种困难,也需要依据“以文取义”的原则来小心鉴别英文词汇的感情色彩。例如:
  【例1】 He is bright and ambitious.
  【译文】(贬义)他很聪明,但野心勃勃。
  (褒义)他很聪明,又有抱负。
  【分析】ambitious一词,感情色彩丰富,可以用作褒义词、贬义词和中性词。用于一般商业活动是中性词,用于黑社会或不正当行业是贬义词,用于正当而又能有所成就的行业就是褒义词。原句由于没有明确的语境,所以即可把ambitious看作贬义词,也可以看作褒义词,两种译文都正确。
  【例2】They are nameless nothings. (贬义)
  【译文】他们是无名之辈。
   He is always saying the usual polite nothings. (褒义)
  【译文】他老是在说那些平常的客套话。
  【分析】nothing作为名词,意思是“无关紧要之事、没有价值之人”,本身没有褒贬之分。但是,由于具体语境的变化,尤其是受具有感情色彩的修饰词的限定时,就具有一定的感情色彩。本句中的第一个nothing受nameless的修饰,具有贬义;第二个受polite的修饰,具有褒义。
  (四)词义演变
  英语中存在着大量的词义演变现象。词义演变,是指由于受社会、文化、现实等因素的影响,一些旧词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从而演变出一些新的用法。例如,美国每年的大选都会产生一些新词,或者有一些旧词被赋予新的含义。在选举期间,美国各地的选民用the favorite son来称呼自己所爱戴的人,于是这三个最常见的词组合起来,就演变出新的含义。如果不了解美国的选举,就很难理解这个词语的真正含义。因此,我们学习英译汉,不仅要学习英语词汇在字典或书本中的本义,还要了解英美国家的经济制度、政治体制、教育体制、宗教信仰以及民风民俗,洞悉英语语言中所蕴含的文化内容。缺乏对一个国家或民族文化的了解,就无法用该国的语言表达思想,更不可能洞悉其中的真正含义。例如,有人将yellow publications(低俗出版物)译成“黄色出版物”,也有人将smoking gun (确凿的犯罪证据)译成“烟枪”,这都是由于缺乏了解英美文化对词义影响所造成的。例如:
   When it came time for the US Congress to approve the ITO, President Harry Truman, preoccupied with a plan for US healthcare reform, failed to lobby vigorously for the ITO.
  【译文】到美国国会讨论通过国际贸易组织议案时,杜鲁门总统因忙于制定一项医疗改革计划,未能为国际贸易组织之事使劲游说。
  【分析】原文中的lobby,原义是“休息室”,但经过多年演变,它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个常用词。由于国会在会议期间对议员的游说活动多半是在议会前面的休息室进行的,所以lobby被演变成动词,意思是对议员进行“游说”。
  总之,对词义的选择和表达是英译汉的一个重点,也是一个难点,常常要涉及多方面的考虑,稍不谨慎,就会出现误译。其实,简单来讲,英译汉就是从汉语中选择恰当的词来表达英文中的词义。但是,要找到完全符合英文意思的中文表达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做好翻译,就要选对词义;要选对词义,就不能拘泥于原词的表面意义,或者英汉词典中所提供的现成意义。基本的方法是:以原词的本义为基础,依据上下文的逻辑关系、语法知识、词的搭配等来确定词的具体涵义。要想提高这方面的能力,考生最好在平时阅读一些关于翻译方法方面的书籍,比如《考研英语高分策略——翻译与句型结构专项特训》,掌握一些翻译技巧和规律,再加以适当的练习,相信考研翻译将不再是考研英语中的“绊脚石“。
更多
力比多学院心理学考研312学硕辅导
Ψ 力比多学院心理学考研课程
课程套餐 学硕312大纲 学硕自命题 定院校
热门会员 榜眼 状元 金榜 榜眼 状元 金榜 学硕
品牌会员 雏凤 卧龙 学硕辅导 雏凤 卧龙 专硕辅导 专硕
会员特色 紧扣大纲,核心精讲 院校定向,精准资料 政治英语
优惠价格(学员福利) 价格每个月都会上调,越早报名,优惠越多
福利活动:领取听课优惠券,免费申请:择校择专业指导 心理学考研优惠申请
心理学考研辅导资料齐全,点击查看学硕资料|专硕资料
在线题库:刷习题,看评分,对答案,错题收藏反复练,点我开练
力比多学院是专业的心理学考研辅导机构

本站推介

    心理学考研|应用心理考研辅导班招生优惠活动
关闭

新闻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