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比多学院-心理学之家Libidos | 心理学考研,心理学考研学校排名,心理学考研参考书目,心理学考研科目

[心理卫生] 《爱本来可以不这样痛苦-意象对话心理咨询札记》在线阅读(试读章节)

[复制链接]
蝈蝈小姐 发表于 2014-8-11 15: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赶快加入我们,成为心理学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Libidos

x
春梦痕


  做心理咨询师已经二十多年了。

  有一天给学生上课,讲女性心理学,讲女性的一些内心体验。某小女生不服气,说:“老师,你又不是女的,你怎么知道女性的心理呢?”

  我回答:“谁说我不是女的?”

  学生们错愕:“难道朱老师就是传说中的‘木兰’?”

  “我是男人,也是女人,我是年轻人,也是老人,我是好人,也是坏人,我是痴情的情人,也是吝啬的财迷……”我说。

  “因为我活过许多世,当过许多人。每次只要我认真地作心理咨询,和我的来访者一起体会他们所经历的事情,为他们的悲喜而悲喜,共享他们的感受,在那个时刻,我就是他。我给女性作心理咨询时,我就是女性;给老人作心理咨询时,我就是老人。他们替我活了一世又一世,他们活前面的,我和他们一起补后面的。所以,我是所有的这些人。”

  历经多少沧桑。

汉唐阳光的尚总对我说:“你可以把心理咨询的故事写一写。”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太应该写了,那些人所经历的磨难故事,不应当全部湮灭;那些人用多年的生命所探索的人生真谛,也应该给别人启发;更何况我用意象对话心理咨询方法和来访者一起经历的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也应该写下来留给别人。”

  但是,我随即想到一个问题。心理咨询师要遵守保密原则,来访者的事情涉及很多隐私,大多是不能说给别人的。由于不能写得太多,故事将会很难写作。

  当然,按照心理咨询界的伦理规范,只要我不公开来访者的姓名、工作单位、住址,等等,就能做到不违反保密原则。即使根据我所写的内容中的线索在网上“人肉”搜索,也无法获知这个来访者的身份。而我的来访者自己看到了这本书,心照不宣地知道我是在写他,那是不要紧的。

  不过,我担心,即使我隐藏了那些信息,我的来访者看到他的故事被原原本本地写出来,也会有泄密的担心,或者,会感到不舒服——就算我在照片上打上马赛克,你或许也不愿意我把你的裸体照公开吧。如果对方同意了,那是可以的,就像画家展出裸体画,模特儿并不会因此而感到不愉快。只是,我的来访者并不是“心灵模特儿”,而且事过境迁,我甚至都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更没有办法征求他们的同意了。

  怎么办呢?

  最后我决定,只好写成虚构的故事。

  把几个人不同的事情,综合起来写成一个故事。

  但当我写起来之后,发现这也很不容易。

  每个人的事情都有其各自的脉络,有各自的前因后果,这些因果环环相扣,动了其中一个,后面的事情就都说不通了。更何况,心理故事中,不仅意识层面发生的事情有因果,潜意识中还有因果,其错综复杂的程度何止加倍。让我把这个故事打散,并重构一个所有因果链条丝毫不乱的故事,除非我是沈从文。无奈之下,在故事中,这些环环相扣的部分只好放弃,或者用概要性的语言叙述。

  更不可思议的是,许多很重要的细节,我知道,是非常生动的细节——我忘了。

  我怎么可能忘了呢?那是些多么奇异的、惊险的、感人的事情啊!我当时认为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怎么现在居然忘了?

  事如春梦了无痕。

  至此我才相信,即使是那些生死与共的人和他们的事情,转世之后,也可以在心中了无痕迹。

  好在,仔细回想,这些故事还不是完全了无痕迹,而似雪泥鸿爪,稍稍还能留存一星半点。我还可以用这些零星的记忆痕迹,复制一个大致不差的故事。

  本书的另一个作者比我的记忆力要好一点,所写的东西真实内容更多一些。为此,她也征求了一些来访者的同意。但是我相信,和她全部的咨询经历相比,她所能写下来的,同样也不过是雪泥上的一鳞半爪,也一样只不过是些许的春梦之痕。

那么,我们写这些故事对读者有什么用处呢?

  我想是有的。

  有人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觉得虽然这样说有些绝对,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道理的。每个人的人生固然各自不同,但有些东西还是有一定相似性的。别人的经验,对我们多多少少会有一定的启发作用。别人走过的弯路告诉了我们,我们也是有可能少走一点点的。因此,这些故事对读者也许会有一点人生启示的意义。

  就算不考虑这种功利的用处,我们看别人的人生,也可以感同身受,获得对别人的些许理解。这样的经验,多多少少能够破解一点人生而有之的孤独,这也是人所能有的一种非功利的愉悦体验吧。

  本书的写法,是把咨询故事和一些心理学知识,用夹叙夹议的方式写出来。总体上是写一个咨询故事。故事中所写的具体内容包括四部分:描述部分描述咨询的场景,如同小说一样使用叙事手法;点评部分是对这个咨询的点评,写对这个案例中来访者情况的心理分析,对心理咨询中的互动的心理分析等;讲解部分是插入有关的心理知识的讲解;展开部分是引出的其他内容,不限于此案例,但是与其相关。本案例的来访者是如何解决问题的,会在描述部分说出来,并且在点评中说明,为什么他能解决心理问题。在讲解和展开部分,会讲解一点相关的心理咨询干预技术和自助方法。这样,读者也许能从中有所启发。

  举一段作为例子:“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走在大街上,看走过的人都衣冠楚楚,西装啊、领带啊、职业套装、皮鞋、高跟鞋什么的,手里夹着公文包,也许有些人穿得随意一点,夹克衫、毛衣什么的,表情都很……嗯,正常,如果他们和你说话,也都很正常。可是,你不知道,也许他们中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很多人并不正常。他们只是表现得像正常人,因为他们不能暴露自己不正常,所以,他们说正常的话,像正常人一样说话,而实际上他们内心……我不是说他们不正常,也许他们真的不正常,你知道吗?如果你能够知道他们正在想什么,哎呀,就在这衣冠楚楚的外表下,如果你知道他们每时每刻的想法,你会觉得他们太不正常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觉得很多人都有些不正常的想法,只是他们没表现出来,是吧。你对此感到有些惊讶,是吗?”

  “也不是说,他们不正常,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正常,也许正常的样子就是这样不正常的,我说不清楚,也许是我不正常。我这样的想法是不是不正常?你知道,我经常会有这样的一些怪想法,就在脑子里,不想都不行。这是不是强迫思维,据说强迫症很难治的,我应该怎么治?”

  这里是心理咨询中心。

  安静的小屋,挂着窗帘,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进来,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中起舞,屋子的其他部分沉入阴影之中。

  心理咨询师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一起放在腿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斜对面的来访者。

  来访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整齐的西装,头发梳理得也很整齐,不安地坐在他那本应很舒适的躺椅上,正急切地说着话。他的皮肤显得很白净,但是眉头紧锁,嘴也绷得很紧。每说完一段话,他都会停下来,接着,用焦急的表情催促心理咨询师回答自己的问题。(描述)

这个来访者自称是一个强迫症患者,通过朋友介绍来这家心理咨询中心作咨询。不过,他是不是患有强迫症,心理咨询师还没有确定。这是他第一次来咨询,心理咨询师还没有作出初步的诊断,正试图通过多听多看,初步了解这个来访者以及他心理上出现的问题。(点评)

外行对心理咨询有些错误的印象。比如,有些人以为心理咨询类似其他的咨询,就像我们到机场火车站的“咨询台”去咨询。就是“我”有什么问题,“我”就询问,而心理咨询师如同咨询台的那些咨询员一样回答提出的问题。“我”不知道某些心理知识,而心理咨询师知道,因此,“我”问心理咨询师就如同查一本活的字典一样,查出“我”需要的知识。这个来访者也是这样,他试图询问心理咨询师自己是不是患有强迫症,强迫症怎么治疗,希望心理咨询师能马上给出答案。

  这也不奇怪,因为心理咨询在中国的发展历史还很短暂。很少有人亲身经历过心理咨询,所以不知道心理咨询究竟是如何进行的。心理咨询并不像外行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心理咨询师能做的并不只是回答问题,传授知识,更多的是要通过来访者的种种表现,他说话的内容和行为举止、他的外表和他的反应,全面发现和诊断、评估来访者的心理状况,然后确定如何影响和改变来访者,使他们的心理更健康。

  心理咨询师每说一句话,不仅要考虑说的是否正确,更需要根据来访者的具体性格、思维方式、现有心理状态等等分析,确定所说的话对来访者会有什么影响。来访者能否接受,现在是不是到了这样说的时机,这样说应该用什么语气,以上这些,心理咨询师都必须考虑到——而这些考虑必须在短短的一瞬间完成,所以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讲解)

来访者说了一大堆正常不正常的想法,问心理咨询师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心理咨询师不能仅仅明白了其表面说的意思,还必须了解更多。来访者刚刚进门,心理咨询师就注意到他的外表,发现这个来访者外表很整洁;注意到他的情绪,发现他显得焦躁不安。这些意味着什么?心理咨询师还不知道。于是,他还要听听来访者说什么,听到的是来访者一系列的感想,话很乱,但是表面的意思很清楚,主题就是衣冠楚楚的外表,以及内心中也许并不正常的思想。而这对来访者又意味着什么?他自己的外表也很整洁,是不是他觉得自己内心也有不正常的思想?很有可能,但是,在了解更多的信息前,心理咨询师不打算太快作出结论。作咨询久了,见多了种种奇特的人、奇特的事情,他懂得了一点,就是不能轻易下结论。

  外表很正常,而内心有很不正常的想法,或者过着很不平常的生活,有很不寻常的人生经历——这样的事情心理咨询师比来访者见到的多得多。也许这些人只有在心理咨询师这里,才会吐露那些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心理咨询师不禁很想附和来访者的观点,但是他没有,因为这样做也许不合适——来访者的感慨固然和心理咨询师的感慨相似,但毕竟是不同的。因此,心理咨询师仅仅作了个简单的回应。而来访者随即提出了问题,心理咨询师该怎么回答呢?
(点评)

心理咨询师想到了另外一名咨询师说过的事情,也是有个来访者提问。那个心理咨询师老老实实地把问题的答案告诉了来访者。来访者却反驳说,他不同意这个答案。解释和争论了很久后,那名没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想不通,问来访者:“如果你这样清楚地知道答案是什么不是什么,为什么还要问我?”来访者也很爽快地回答说:“为了让你证明我的答案是正确的。”(展开)

于是,心理咨询师只是说:“看来你有些怀疑自己不正常,怀疑自己有强迫思维。是哪些情况,让你产生了这些怀疑呢?”

本书的两个作者:我是心理学教授,也是心理督导师,本书案例中所主要使用的意象对话技术的创始人;另一位作者是心理咨询师,也是意象对话流派的成员,是一位很有爱心的女性。我们是恋人。

  如果你也是心理咨询师,如果你也是那种喜欢感同身受地理解来访者的心理咨询师,你必将会对人有一种或深或浅的谅解。人生多歧路,而短短的几十年,很多人可能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虽然我们会看到,他们的痛苦很多都是由他们自己的错误所造成的,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感到惋惜——人本来可以更幸福,但是我们常深陷于痛苦。而这些,让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愿意帮助别人;在力所不及的时候,至少也愿意懂得别人。

  这本书中的人的经历,可以说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寻求爱。既包括亲情之爱、异性或者同性之性爱,也包括友人之爱还有其他任何种类的爱。但是由于种种错误,他们在寻爱之路上得到的未必是爱。有的人,经过心理咨询终于觉悟;有的人,即使经过心理咨询也依旧茫然——这些,不禁让人为之深深叹息。

  我不知读者诸君在看完这本书后,将会有何感想?

青涩的爱:少年的烦恼


  青春,就是青涩的春情——在一次心理剧表演后,作为评委的我说了这样的话,大家笑了,觉得这样说很幽默,不过在我却并不是幽默,而是一种感叹。

  青春常常是被歌颂的,歌颂青春的活力,歌颂青春的热情,歌颂青春的美好。而这些歌颂青春者自己往往到了青春将逝,甚至青春已逝的年龄。因此,这些歌颂背后的潜台词,往往是对青春的怀念:“我过去也曾经那么有活力、有热情,那时多么美好,而这些活力、热情现在已经不在,青春小鸟从此一去不复返了。”而青春正在的时候,未必总是感觉这样好,那时候也会有很多的苦涩。

  青春期的活力、热情和美好,从科学角度来看,和性激素的分泌有很大关系。正是性的力量,使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活力充沛,使他们的胸中激荡着热烈的情感,使他们变得格外美丽;正是性的力量,使绿草和绿树上开满了五彩缤纷的花朵;正是性的力量,使热带鱼变得绚丽斑斓;正是性的力量,让孔雀开屏;正是性的力量,让发情期的公牛格外强壮。性爱之神的画笔扫过,整个世界从沉睡中苏醒,万物欣欣向荣。即便是我们认为非常保守的儒家,也高度赞美性爱的力量,指出万物之道是“造端于夫妇”,也就是男女之间的性爱,而最终能够充塞于天地——阴阳交合是宇宙之至理。

  但是,越是伟大的自然力,越是危险的源头,在一个人还不能掌握这个力量的青春期尤其如此。而那些初次面对这个自然力的青少年,也就会面临各式各样的心理问题,让已经安然渡过了青春险滩的我们,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感叹。

  一

  王树,这当然不是他的真实名字,一个20岁的男孩子,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来心理咨询中心作咨询。在登记表上,他说自己要咨询的原因是有“视力心理病态”。

  我问他,什么是他的视力心理病态。

  王树低着头,仿佛被审讯的罪人,嗫嚅着说出了他的困扰。他说,他的视力出现的心理病态主要是视线不受自己控制,眼睛会自己乱看。

  老牌心理学家一听,就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不过不能一下子点穿,如果那样,王树必定会被吓坏了——你想想,一般人对心理学家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害怕,觉得这些受过特殊教育的人物也许会看出他们内心的秘密,何况是本来就有心理问题的人,更何况是本来心理问题就怕被人发现的人。

  “视线不受控制,这一定会很难受。”我用中性的语言跟随着他的话。

  “是啊,我想尽了办法,也不能控制,我现在非常苦恼。”

  “能告诉我,都有什么麻烦吗?”

  “我没有办法去上课。”

  “哦?”

  “最近查课比较频繁,点名的时候,同宿舍的人有时会替我答应。因为我总是不去,所以老师格外注意我,他们替我答应就越来越难。

  “一开始是有一次,一个同学刚刚替我答应完,刚好随后就点到他的名字。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即又答应了一声。老师就问他:‘你到底叫什么?王树还是李纲?’他就招了。这以后,老师就盯上我了。

  “其实我并不想逃课,我从小都是挺守纪律的,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要去上课,事情就会更糟。”

  绕了几个圈子后,他终于开始说正题了。

  “眼睛自己乱看,都是看最不应该看的地方。”

  “我知道,如果看的是该看的地方,你也不需要作心理咨询了。没有关系,在心理咨询中,我经常会遇到看不该看的地方的来访者,比如有的人会专门看异性的敏感地带,比如男的看女人的胸或者臀部。”

  “对啊,我就是这种人!”他有一点释然了,听到自己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他有些安心,“我就是没有办法,总是看女性的胸和那个地方。以前我上课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自己正在看女老师的那里,我骂自己太下流了,强迫自己只能看肩膀以上的部位,但是,稍不注意,就又看下面了。我管不住……”

  “而且,逐渐就不仅仅是看她一个人了。我会看所有的女人,从老师到女生,而且还不仅是看,我还会忍不住去想。”

  “想性的事情吗?不要紧张,你现在是在咨询室,什么都可以说出来。”

  “对,想得都非常的肮脏。这都是我的过错……我看过A片,而且是很变态的那种,我会幻想和那些女人在做那样的事情。”

  “你知道吗?其他许多男人都会这样做。”我告诉他。

  “但是我不同,我的眼光特别淫荡,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不出我所料,他果然是这样回答的。

  “更何况,我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一开始是看女人,后来会看男人的下身,我不是同性恋,但大家都会觉得我是,因为我的眼神总是那么淫亵,而且总是那么邪恶。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为了避免麻烦,只好尽量少出门,少?人,现在我基本上已经不出宿舍了。

  “我非常痛苦,我的生活完全被这个事情毁了。我不能去学习,也没有办法和别人一样,高高兴兴地去玩,谁看我都像看一个怪物一样,我怎么出去社交?我现在就像是巴黎圣母院中的那个丑八怪卡西莫多,只能藏起来生活。还好,同宿舍的同学并不嫌弃我,也愿意帮我去打饭什么的。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这是什么心理疾病啊?”



  王树的心理障碍是一种我们叫做“对人恐怖症”的心理疾病。这种疾病的主要特征就是对与人交往的强烈恐惧,并且这种恐惧已经严重影响了患者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王树的各种表现就是“对人恐怖症”的典型症状,包括认为自己的眼神淫荡或者邪恶,并且觉得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一点;还有一些人可能会担心另外一些事情,比如,认为自己的脸在某些人面前非常的红。还有一种就是忍不住产生性幻想,或者产生和性有关的联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以前的一个来访者,她抱怨说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去听课,因为老师总是在课堂上讲“那个”。我很奇怪,中学老师怎么可能总讲“那个”,于是就详细询问,才知道,老师总讲“性”的确不假,哲学课上会讲事物的“普遍性”、“特殊性”,物理课上会讲所谓的“惯性”,化学课更是明目张胆地讲阴阳离子的结合。

  这些症状一开始只是在某些人面前出现,后来恐惧就会逐渐蔓延到其他人,发展到最后,可能只敢和很少几个人接触。

  “对人恐怖症”这个术语不是来自西方,西方有一个类似的心理障碍的术语是“社交恐怖症”,但是“对人恐怖症”和“社交恐怖症”有些不同。“社交恐怖症”最典型的症状类似于一种更严重的“怯场”,是一种害怕面对社交的心理障碍,是以害怕自己的无能为主;而“对人恐怖症”则是在强烈的羞耻感影响下,对被别人发现自己的某种“丑恶的心灵的隐私”的恐惧。东方心理学大家钟友彬先生曾指出,“对人恐怖症”实际上是东方的“耻感文化”的典型产物,在西方固然也会有类似的症状,但是“对人恐怖症”还是在东方文化中最常见以及最典型。

  表面上看,“对人恐怖症”害怕的是他人,但是,稍稍一关注,我们就可以发现,他们实际害怕的是自己,害怕自己的邪恶眼神、脸红或者有不当的行动。这些眼神或者身体反应为什么让他们害怕呢?因为这些反应和行为是他们所不能控制的,而且是他们觉得不好的,所以,他们真正害怕的,是自己不能控制内心的欲望和冲动而表现出不好的东西,并且被别人发现。简言之,怕别人发现自己是一个坏人。

  那么,这些他们非常担心的,会因失控而表现出来的内心欲望是什么呢?大多数时候是性欲,少数时候是其他欲望,比如攻击别人的欲望等。

  因此,在多数情况下,“对人恐怖症”实际上只是“对性恐怖症”,他们所害怕的是自己淫邪的性欲表现出来,被别人发现。他们害怕的是这件事带来的羞耻感。

  眼神忍不住看异性和性有关的部位,只不过是因为想到了性,关注了性,因此对异性(对于有特殊性取向的人来说,是同性)有了性的欲望,甚至有了性的幻想。这是任何一个人都经历过的事情,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如此,即使是正人君子也有过。就连正人君子的祖师爷孔子,据说在见到美女南子小姐(这位南子小姐是春秋时代卫国国君的夫人,而且据说是风流女子)时,也会想入非非。脸红,也许是因为有些性幻想,也许并无性幻想,而只是受到来自异性的刺激,而有了一些可能和性有关也可能和性无关的兴奋,这也是在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年纪大的人、脸皮过厚的人,以及有其他某些心理、生理问题的人,也许不会脸红)。性幻想这种下流的事情,实际上每个年轻人也都有过,女孩子的性幻想有的比较唯美而不很色情,而绝大多数男孩子的性幻想都是赤裸裸的色情故事。所以,并非“对人恐怖症”的患者格外色情而淫亵,所有的人实际上都好色。我还记得在我们的青春期发生过更令人难堪的事情,看到了性感的女孩,一位男同学竟然在公共场合忍不住发生了阴茎的勃起,把短裤像支帐篷一样支了起来。性的欲望是人性中最基本也最强烈的欲望之一,因此每个人都会关注性以及异性,如果不是这样,我们的杂志封面就不需要用美女、帅哥,我们就不需要有性感的服装,我们就不需要爱情歌曲。

  所以,当王树对我述说他对异性的种种反应时,我说:“这至少说明你的身体发育正常,有正常的性欲,这一点总是好事。”



  但是,王树不能马上意识到这是好事,如果硬说是好事,也是被这样说出来的:“王树,看你干的好事!”在我给他作咨询时,他提出的问题是:“别人为什么不像我这样?”我告诉他:“你只是不知道,其他人也是一样的。”而他的下一个问题则是:“那为什么别人没有‘对人恐怖症’?”

  为什么呢?

  最主要的原因,也许是对性本身的态度不同。

  如果一个青少年所处的家庭中,父母或者其他长辈对性的态度比较正常,那么在父母的心里,对青春期子女产生性欲望和性冲动这件事,就会感到很自然,就能够接受。他们也会对孩子传达一种比较健康的性态度,让孩子知道,人有性的欲望是正常的、美好的事情。我们的父母在这方面可能不会做到最好,往往会对孩子的性发展有些排斥和担心,但是,往往还不会很严酷地压抑孩子性心理的正常发展。

  如果父母在对待性的态度上不正常,则结果就有所不同。有的父母严厉地压抑孩子身上和性有关的任何东西,仿佛是拼命希望孩子做一个“无性儿童”。还有的父母,由于自己有创伤经历或者消极的情结,甚至会灌输传递对性的不洁感、厌恶感。这样,孩子就会感到性本身就是一个可怕的、肮脏的、邪恶的或者其他种类的坏事。这样的孩子也就会在意识中排斥性,甚至希望自己根本没有性欲。

  但是,自然规律是无法抗拒的,正如我不愿意变老,但是我也不能用古人幻想的长绳系日方法,让“时光懂得去倒流”。同样,即使你高唱“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人也必然会长大,而长大了自然就会有性的发育,从而有性的冲动与欲望,从而因异性(或同性)产生性的吸引和被吸引的力量。严厉地压抑性的结果,只不过是让这些性的活动隐蔽在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潜意识领域,却并不能使性的力量消失。

  “潜意识”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词,就是说,一个人的心像一座房子,这座房子有一间隐蔽的地下室,你看不到它,但是你会把自己不想要的心理活动扔到里面。你或许会误以为这些被扔掉的东西从此就没有了,但是并非如此,它们实际上只是潜藏了起来,还会暗地里影响你,还会暗地里驱使你去做它们所希望你做的一些事情。

  真正能压抑性的方法只有阉割,否则性的力量不可能消失,性压抑并不能真正消除性,它只能把对性的渴望压抑到潜意识中去。这些在潜意识中被压抑的性欲,仿佛被关到地下室的一些小精灵,会千方百计地提醒屋子里的人,让那些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他们提醒你的方式,就是让你想到性。我告诉王树:“在你面对异性的时候,是它们,你的性精灵,让你联想到她们的性感部位——乳房、臀部或者下腹部。它们让你产生种种性反应,让你或者别人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甚至性器官起反应。你也许想消除它们,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你的性本能不消失,这些性反应就必然存在。”压抑性,不仅不可能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增加问题,“对人恐怖症”就是压抑性带来的一个问题。

  如果性的态度正常,青春期的孩子就会产生性的欲望。这个欲望当然也会受到一定的压抑,但是压抑会在正常范围内。而一部分的性冲动可以通过一些和性有关的行为获得释放,比如,男女生可以一起参加一些文体活动,可以斗斗嘴,可以找碴儿发生一些不大不小的冲突。还有一个途径,就是追星。如果性能量不能通过有效途径得到释放,时间长了,就会出现心理问题。



  王树安静地听着这些话,陷入了沉思。他说,这些话对他的触动很大,但是他也许需要消化一下,因为,他从来没有和别人直接议论过性,而有关这件事的这些理论又是这样的新奇。

  第二次咨询时,王树开始对前面的那些话作出回应了。

  他说,我说的那些话,真正使他受到触动的是两句,一个是“只有阉割,否则性的力量不可能消失”,另一个是“追星是一种性的释放”。

  他接着说:“我过去真的想过阉割自己,所以你说到阉割是唯一的解决方法,对我是一个触动。”

  “阉割是唯一的解决方法,”我的眼光不禁扫到他的下体,虽然我也知道他还不至于实施这个行动,而且,他的下身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征兆。当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异样的征兆,难道会在裤子外缠上带血的绷带吗?“我没有这样说过吧?”

  “您说过,”他恭恭敬敬地对我说,“不阉割,性的力量就不可能消失,压抑也没有任何用处。”

  如果你不曾当过心理咨询师,你就不会知道一个人的话可以被如何误解。

  “可是,你为什么要让性的力量消失呢?性并非坏事,有性力量更不是坏事,我们需要的只是学习如何引导和处理这个力量或能量而已。”我试图说清楚。

  “你的性能量并不坏,因为你只是和你的妻子有性,而我的性能量很坏,我太淫亵、猥琐了,所以我需要消除它——烂了的阑尾就需要割除,好的不需要。”他回答。

  我意识到不能让自己做一个说服者的角色,就算我说得天花乱坠,也无非可以保证天仙们不自宫,而不能保证他不阉割。他要打算割肉,我也没有办法,于是我先把话题展开。

  “你过去真的想到过阉割?”

  “想过好几次,有一次,我甚至把剪子和止血药都准备好了,我也准备了吸管……”

  “为什么要准备吸管?”

  “怕尿道长上,没有办法小便了,所以我打算把吸管插到尿道里。”

  我心里惊叹,好大的决心啊,甚至连这个细节都考虑到了。古代为太监做阉割的工匠也没有想到过用吸管吧(不过后来听说,古代虽然没有吸管,但是还真的用类似吸管的麦秆做这个用途)。好在不用担心,毕竟现在他还没有割。

  “可见,你当时实在是受不了了,对吧?”我说。

  “是啊,”王树说,“我想割了大不了以后不结婚,而不割我就必然成为一个流氓色鬼恶棍,或者就是躲在屋子里出不来的废物。而且,想到结婚后干的那件事,也觉得挺恶心的,我并没有什么兴趣。”

  “老弟,你错了,就算是和尚不结婚也不阉割自己啊,他们顶多是割掉自己的头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一阉割激素分泌就变了,不长胡子还是小事,说话声音和性格都变了。到那个时候,别人更容易看出你的问题,大家对你的歧视可比现在大多了。所以,合计一下吧,还是不割更合算一点。”

  “我也知道那个行不通,”他说,“只是有时候实在太痛苦了,恨不得一了百了,割掉算了。”

  “是啊,现在这样的确很痛苦。”我再一次表示理解。

  我看到他舒了一口气,知道这个话题并不需要继续了。他并不需要阉割,他需要的是让别人知道他是多么痛苦。



  说到追星,王树说有一个很早以前的故事。

  那还是十年以前,他突然喜欢上了一个女歌星。他的家里是不允许他追星的,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追星。但是,有一阵学校前的一家小音像店,不知道为什么天天播放同一个女歌星的歌曲,他每次走过,都能听到那个歌星用充满成熟女性磁性的声音唱情歌。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喜欢上了她,那时的他刚刚十一二岁。

  父母发现他开始收集这名歌星的照片、光盘和其他东西,不禁勃然大怒,他们想不到这样小的孩子就开始“做这样的事情”,于是他所有的收集品被一扫而空,而他也受到了极为严厉的训斥,这让他感到无比羞愧,好像做了很品行不端的事情。

  从此,他再也没有过追星。

  青少年追星,很多父母都会很不满。如果一个孩子追星到了杨丽娟那样的程度,父母不满是太正常了。但是,实际上绝大多数孩子追星是有分寸的,而且对他们的心理发展是利大于弊的。追星的一个主要好处,就是让青春期的孩子能有一个无害的宣泄性能量的机会。帅哥美女可以满足你的幻想,而且你还可以公开地展示、谈论你的幻想。对比一下,如果幻想的情人是学校的年轻老师,男孩子邻居新婚的姐姐,或者女孩子自己的姐夫什么的,你能像对待明星一样对待他们吗?一个男孩子如果把邻居姐姐的照片贴满自己的墙,或者公开说自己梦到了她,结果会是怎样?但如果她是个明星,这样做就无可厚非。你可以到她的演唱会上去,你可以大喊“我爱你”,大喊是需要能量的,激动是需要能量的,而挤上前去看明星也是需要能量的,因此追星可以使你的性能量消耗很多。

  明星的一大好处就是可望而不可即,星星远在天上,没有谁能把它摘下来带回家,任何一个理性的追星者都知道这一点,因此可以让我们非常安全地单方面崇拜、爱慕他们。父母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女儿和刘德华恋爱,因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无数狗仔队的记者在兢兢业业地监视着刘德华的行踪,而且基本不需要我们做父母的付费。

  王树的父母显然没有看到追星有这样的好处,直到今天,王树才在另一个人——一位心理咨询师那里知道,追星是无可非议的。

  六

  如果一个家庭对孩子的性压抑得太彻底,特别是如果这个青少年也接受了对性的压抑和对性的不洁感,并且自觉地试图全面压抑性欲望,则问题就出现了。性能量源源不断地从身体中涌出,如泉水一样日夜不息,而宣泄的渠道被一座大坝彻底堵死,结果必定是水被大量蓄积起来。因此,有一天,这样的青少年会发现,如果别人的性欲望像一条小溪,自己的则像一座水库一样,越是压抑得彻底,水库蓄水就越多。因此,某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突然不可抑制地开始关注性,关注异性的身体,并且比其他那些“坏孩子”更多地产生性的幻想。

  当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对性的强烈关注,他会格外的恐惧,因为他的性欲比别人更强,而且更难以控制。

  他会努力地继续压抑和控制,从而避免失控的危险,但是,继续压抑的结果只是让水库中的蓄水更多,也更加加强了性冲动的强度。越控制,越严重,越严重,越控制,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整个状况越来越坏,最终就会出现心理问题,特别是“对人恐怖症”。

  这种“对人恐怖症”,说到底是性教育的失败。青少年性萌动的时期,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需要指导和帮助的时期,突然出现的性的力量,青少年自己往往不能清楚地认识,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例如,有的青少年会有莫名其妙的烦躁,往往就是性能量在作怪。如果他们能够有机会大吼着唱歌或者跳激烈的热舞,这个烦躁就会消除,这是因为性能量得到了宣泄。而青少年自己有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体上的这些冲动、烦躁和能量是什么。

  如果一个青少年在恰当的时候,及时获得了正确的性教育,就可以避免发生这样的心理障碍了。

  而我们对王树这类人的心理咨询与治疗,也就是补上青春期性教育这一课。



  经过一段性教育的过程,王树说他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性器官有自己的意志。性的精灵在里面发威,是我们必须接受的一个事实。硬要压制它,结果只能是更加强化它。

  他还知道了,正如水变成了死水就容易变脏一样,压抑越久,性的表现形式就越容易变态。因此,他的性幻想格外的变态,就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了。

  知道了这些,他也有了些信心,相信自己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我们从缓解过度的压抑开始。我告诉他,实际上,性道德的要求主要表现在行为上,如果你行为不轨,进行性骚扰或者其他不道德行为,那么你的确应当被谴责。而在思想上,性的幻想以及欲望等,并非我们一般道德所管束的对象,甚至一定程度上还是我们生活中必要的调剂。为了让他释然,我作出了“自我牺牲”。我告诉他,自己在青春期也有过很多性幻想(虽然因为没有性经验,那时也没有A片的示范,所以我的性幻想都是很不靠谱的,在以后有了性生活后,我才知道自己实际上非常无知)。这样的坦白很有用,他听到像我这样德也还算高望也比较重的心理学专家也有这样的往事,顿时大为释然。

  思想无罪,即使你的思想内容十分色情。

  在“对人恐怖症”的咨询与治疗中,这一步是很必要的,其作用是缓解人格中过分严厉的超我(也就是一些潜在的行为教条),使人的本我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从而使他们长期压抑?性能量得到宣泄。

  在进行这一步时,第二个问题也随即浮现,就仿佛是为了示范教学的需要一样,王树按照普遍规律问道:“我现在明白了,性是人人都有的本能,不能完全压抑,我也能尽量让自己相信性不是肮脏的,相信自己可以想一些性问题。可是,别人不一定明白啊。别人看到我色迷迷的眼神,看到我种种好色的表现,对我岂不是更加厌恶?我的心理健康了,但是在社会上完全臭了,这也不是我要的结果啊。”

  也不知为什么,我在给他咨询时总是想到一些笑话,这次我想到的是这样一个笑话:

  “一个精神病人总以为自己是老鼠,所?非常害怕猫。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他终于有所好转,明白了自己并不是老鼠。

  “于是医院同意他出院,正在医院门口告别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只野猫。他大惊失色,掉头就跑。

  “医生问他:‘你为什么还要跑?你不是已经知道自己不是老鼠了吗?’

  “‘是啊!’他说,‘但是,猫知道吗?’”

  我没有把这个笑话说出来,那不礼貌。我只是问他:“你怎么能确定,别人都能够看出你的眼神很淫亵或邪恶呢?你有没有想到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别人并不能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的色情来?”

  “怎么可能?”他说?“大家一见到我,都是一副厌恶的表情。如果不是看出来我心里有淫亵的思想,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厌恶我?”

  “在问他们为什么厌恶你这个问题前,你也许需要先确定,他们是否都厌恶你。”

  “很确定,他们的表情非常明显。”

  “你听说过疑人偷斧的故事吗?曾经有个人怀疑邻居偷了他的斧子,于是他暗暗观察那个邻居,怎么看都像偷斧子的样子,怎么看那邻居都是鬼鬼祟祟的。后来,他找到了斧子,斧子并没有被偷。这之后,他再看那个邻居,怎么看都不像小偷了。

  “你自己心虚,怕别人看出你淫亵的思想。在这样一种心境中?你很可能误解了别人的表情,误以为别人厌恶你,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

  我反复劝说,最后要求他作一个调查,询问一下身边最亲近的、最信得过的朋友,问问他们,在他们眼里,你王树的眼睛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方法叫做现实检验。弗洛伊德就指出了它的作用,而我则是在刚学习心理咨询与治疗时,就从钟先生那里学会了这个方法。

  在我的劝说下,王树终于决定调查一下,看看自己以前的判断是否有误。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不是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可怕。他决定询问四到十个身边可信的朋友,看看有什么样的结果。

一周后,他带回来一个令他很意外而我并不意外的结果。他询问了五个朋友,但是没有一个人说他的眼神很淫亵或邪恶。这五个人中有一个人说他的眼神没有任何异常,另外四个都说他的眼神显得“胆小、回避”,但是没有看出其他东西。

  现实检验告诉他,实际上他以为别人都看得出来他的淫亵,只是一个过度担心、自己疑心的结果,并非实际情况。别人并没有神奇的能力,并不能一眼就看出他的内心活动,即使他的内心活动很淫荡。对此,他还是没有完全相信,但是在事实面前,至少他还是信了一大半。

  羞耻与否来源于他人的评价,如果某件值得羞耻的事情他人不知道,羞耻感可以大为缓解。事实上,“对人恐怖症”认为别人能看出他们内心的性欲望,这个看法多数时候不是实情。从性格上看,多数“对人恐怖症”的患者都是内向、羞怯或者老实的人,因此,别人也不大会把他们看做淫荡的人,相反,往往会感觉他们是一些“好孩子”。而从眼神中,我们也并不那么容易看出对方的思想内容,因此,“对人恐怖症”患者怕别人都看出来他的内心性内容,这样的担心实际是不必要的。在我的感觉中,“对人恐怖症”患者的眼神的确与一般人不同,主要是表现出一种紧张感,他们似乎像胆小的老鼠,不敢正视别人,而总是低着眼四处张望。

  现实检验这个方法虽然很好,但也不是万能良药。有的来访者对他人的信任感太差,用这个方法效果就比较差。即使他得到了别人看不出他的眼神异常这样一个结果,他也会怀疑那些被调查的朋友说的是否是实话,他们会不会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而故意这样说。运气不好的话,万一有一个朋友知道他对性的矛盾态度,又炫耀自己的观察力,半看半猜地说他眼神中有性欲,那这样的现实检验反而会使他更加紧张。因此,心理咨询师必须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如何去做,这对心理咨询师的判断力是一个考验,也考验了他的运气。因为,即使是最出色的心理咨询师,也不可能完全预测到患者生活中的朋友会如何说如何做,因此我们的这个建议多多少少有一点像赌博。

  我们也许会说,心理咨询师不应该“赌博”。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人生的一切都多多少少像赌博。即使是我打了辆出租车这样的事情,你能预测这个司机今天是否情绪恶劣,甚至是否喝了酒吗?不能,因此你实际是在“赌”他是个没有问题的司机。我们不应当参加狭义的赌博,但是,这些广义或者引申义的所谓“赌博”,是不可避免的。

  幸好,在王树身上的“赌博”得到了好的结果,使他的“对人恐怖症”大为减少。现在,他已经能够去上课和去食堂吃饭了,虽然他还是有些担心和紧张。

  一般来说,“对人恐怖症”可以通过这样的两个步骤得到相当程度的改善,甚至有可能得以解决:一是削弱过分压抑的超我,使来访者认识到,有性的联想或者幻想并非不道德,而是人性成熟之后的自然表现;二是通过现实检验,使来访者相信,即使自己有一些性的念头,这些念头也并不会被别人一眼看穿,所以不用担心别人会对你有不好的想法。

  八

  王树的心理咨询也可以结束了,因为他的困扰已经大致消失。但是,我们俩决定还是继续一段时间,因为,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王树的性不洁感问题。

  在帮助王树释放压抑的性能量时,我们使用了意象对话技术。这是我个人常用的一个方法,通过调节一个人想象出的内容,可以改变他的心理。

  经验表明,如果一个人有性的不洁感或其他性心理问题,在诱导他进行想象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他最容易想象出“脏水”类的意象。王树也是,我让他想象一个湖泊,他说他想象出的是一个污浊的沼泽,黑臭的水中还有蚂蟥和其他虫子。实际上,这就是他对性的感受。污水代表的是性的不洁感,沼泽代表的是他自己沉沦其中不能自拔,蚂蟥吸血则代表着他对自己因手淫而“虚弱”的恐惧,其他各种虫子也都是对性的各种消极感受。我在意象领域让他做了一个“水利工程”,主要要求他疏通水道,让沼泽中的水有一个明确的出口。这样做了之后,他发现水域总体上减小了,一些地方是湖泊或河流,但是其他一些地方变成了没有积水的草地……在象征意义上,这表明当我们让性能量得到了宣泄后,实际上我们的心理世界中,性就可以不再是“淹没一切地方”的了。我们的生活反而可以从性中获得一定的解脱和自由。

  虽然这个案主是男性,但实际上,女性在青春期遇到的性心理问题可能会更多,而性不洁感在女性中也更为常见,因而不敢见人的女孩子为数更多。而女性的情绪往往更加复杂和强烈,使得女孩子的问题更难于处理。

  如果不觉得性是不洁的,那么发现自己有性的欲望时,是不是会有羞耻感呢?

  答案是,会有羞怯感。

  即使是感到性很美好,我们也一样会羞于为人所知。比如在原始部落中,性是很开放而且美好的。到了农历三月三或者其他时候,男男女女会在节庆活动中相互结识,用唱歌、跳舞、泼水、骑马互相追赶并用鞭子抽等种种奇怪的方式调情。而后,其中的一些民族的男女可以马上发生性行为(当然,这主要发生在那些气候温暖的地区)。这样的性是很美好的,但是一样会有羞怯感,因此,野合的男女必须在周围用树枝做记号,让其他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做的事情是隐私,其他人应当避开。

  这样的正常羞怯感不会导致心理问题,反而给人生带来了很多美的体验。在唯美的小说中,作家描写少女的羞怯,虽然那有可能是一种性的初步唤起,但是谁都不会感到淫亵。

  不洁感是因为性的发展出了问题,或者是他自己,或者是他的父母。

  我让王树回顾一下自己的性心理发展历史,说说所有他能想到的和性有关的事情。

  这个过程用了多次咨询时间,还好这些时间没有白费,我们清理了他的性态度,同时还发现了其他许多影响着他的心理问题。由于没有记录,我只记得部分当时发现的问题。

  一个是小时候的性游戏。

他曾经在五六岁的时候和小表妹进行过性游戏,被家长发现了,受到了严厉的训斥和恐吓。

  一个是青春期之后的手淫。

  他实际上一直在手淫,并且因此有很多心理矛盾。

  再一个是一些特别变态的性幻想。

  这些性幻想中,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乱伦性质的幻想,他一度试图阉割自己,就是因为这些性幻想。

  这些问题都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性。

  小时候的性游戏,在当时往往并不会带来太多的困扰。孩子无知,对他们来说,性游戏和其他游戏没有多大区别。当然,我这样说是针对一般情况,如果家长注意观察的话,你会发现小孩子的态度也是不同的,有的孩子天生就有更多的羞耻感,从而对性游戏有不同于其他游戏的态度。另外,当性游戏太过火的时候,即使是不懂,小孩子也会隐约感觉这件事不太好。

  等孩子长到青春期,再回忆起童年的性游戏,会激起很大的羞耻和不适感。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意识到了那些游戏的性意义。我把这种感受比做一个换衣走光的女孩子的感受:在更衣室的时候,她即使脱光衣服也并没有感到害羞,因为她以为没有人能看到。而后来她有机会看商场的监控器,意外地发现监控器竟然能看到更衣室,更衣室内有小镜头。

  如果家长能够比较注意,使孩子小时候没有或者很少有性游戏,对孩子的性心理健康更好,但是已经有过的儿童期的性游戏,我们也不要把它看得太重,接纳和包容的态度可以使这件事的消极影响大为减少甚至消除。毕竟,那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如果父母没有处理好,发现孩子有性游戏只是大发雷霆而没有细致的教育,孩子就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做这个游戏,被父母打骂,可见我是个坏孩子,这件事是坏事。”这样,他就产生了对自己的消极感受,即自恨,也产生了对性的消极感受即性不洁感。所以,正确的原则是:我们只需要告诉孩子,虽然你做的这个游戏是被禁止的,是要受到批评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坏孩子。事情是被禁的,但是孩子的人是被爱的。这件事也不是多坏的事,只是对孩子来说不能做。

  如果父母对孩子的性游戏大加斥责,等到有一天,孩子知道了父母也在做同样的性事,就会产生对父母的不敬,仿佛父母是一些隐藏的流氓,是骗子或者两面派。如果相反,孩子的父母干脆停止了性活动,比如因为感情不好而成为无性的夫妻,则孩子就会更坚定地把性看成是不洁的,这对他将来的恋爱和婚姻更加有害,他将很难在性爱中获得健康的快乐。

  我遇到过这样的来访者,小时候被父母责骂过,当他大概12岁的时候,突然听说任何结婚的男女都是要有性行为的,而且只有这样才能生孩子。想到自己的父母也有这样“龌龊”的过去,而且想到自己的出生和这样龌龊的行为有关,他马上就变得不能忍受。他产生的症状是不允许父母碰他的东西,如果父母碰了他的东西,他就会清洗或者干脆扔掉。理智上,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是他不能控制,因为这件事让他觉得父母是下流的两面派。

  但是,如果父母在当时就清楚地告诉他,这件事是“你这个年龄的人”绝对不能做的,是危险的,而不是永远是坏事,就可以减少日后发生问题的概率。

  国外有法律,18岁以下的孩子禁止喝酒。孩子们一般都能接受。同样,一个孩子不到2岁的时候,父母可以在他面前吃辣椒,但是要告诉他孩子是不可以吃辣椒?,如果他不相信,可以让他尝一点点辣的感觉。这样,孩子就会知道成年人做的事情,有些是不适合自己做的。在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时,可以用类似的例子来说明为什么成年人可以有性行为,而孩子不能有。

  男孩子和女孩子遇到的情况有所不同,一般来说,性游戏被发现时,女孩子受到的训斥会更多而且更具贬低性。有些成人会说一些贬低女孩子自尊的话,试图以此激发女孩子的自尊和羞耻感,从而避免以后出现类似问题。比如“小女孩这样做,不要脸”“你怎么这样贱啊”等等,会给女孩的心理带来很大的影响。成人的想法是,告诉孩子这样做“贱”,?子就应该明白,以后不这样做,就不“贱”了。但是,孩子的思维是更直接的,她的结论就是“妈妈说我贱,我贱”,性心理从而就被扭曲了。

  儿童期有过性游戏,当时父母处理不当,孩子长大后就有了性不洁感。如果我们通过追溯,找到了过去的有关事件,我们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技巧:让来访者想象自己心中的那个做性游戏的孩子,然后,心理咨询师以对孩子说话的口吻,对那个孩子进行性教育。这样,可以更迅速有效地消除这个心结。

参看本图书更多信息:http://school.libidos.cn/article/200
力比多在线课堂:http://school.libidos.cn/

天天狂奔 发表于 2014-9-17 10: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勇气是一种特别的知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知道怎样害怕应该害怕的东西,怎样不惧怕不该惧怕的东西。
Amon 发表于 2015-5-30 07: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是一种能力吧

想了解更多心理学考研资讯,或报名心理学考研辅导,请咨询力比多学院-王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Libidos

本版积分规则

力比多学院心理学考研,应用心理硕士考研辅导

本站推介

    心理学考研辅导尽在力比多学院
关闭

新闻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